当前位置 | 首页 >> 外滩“金凤凰”在新起点上加速奔跑

外滩“金凤凰”在新起点上加速奔跑

2020/4/20 10:02:01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唐烨 选稿:袁颖

  梧桐花开,凤凰自来。在面积2.6平方公里的外滩金融集聚带上,集聚着重要金融要素市场、龙头级金融机构与企业等“金凤凰”,它们在争取中国金融的国际话语权、参与国家金融市场体系建设、服务金融机构体系建设、深化推动新金融发展、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等方面,交出了骄人的答卷。金融创新没有停步,站在更高的新起点上,外滩金融机构正加速奔跑。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

  做好金融对外开放的桥头堡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拥有外汇、货币、债券等门类齐全的现货产品,拥有汇率、利率、信用等三大类衍生产品。2019年,中国外汇交易中心负责的银行间市场成交1454万亿元,相当于上海整个金融市场交易量的70%以上。2019年末,我国债券市场存量规模超过97万亿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其中银行间市场债券存量规模达到85万亿元。”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以下简称“外汇交易中心”)相关负责人说,上海已具备建设成为全球人民币金融资产配置和风险管理中心的坚实基础。

  外汇交易中心,是中国最重要的金融要素市场之一,自从设立之初起就创造了一系列标志之举。1994年,外汇交易中心成立,标志着全国统一的银行间外汇市场初步建立;1996年,外汇交易中心向金融机构推出债券电子化交易系统,标志着全国统一的银行间债券市场创立,由此催生了全国统一的银行间外汇、货币和债券市场,为我国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利率市场化改革、货币政策传导、宏观审慎管理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多年来,外汇交易中心在时代发展的潮流中实现跨越式发展。作为银行间市场的主交易平台,外汇交易中心已发展成为境内人民币相关产品交易主平台和定价中心,成为国家重要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朝着建成“全球人民币及相关产品交易主平台和定价中心”战略目标加速迈进。2019年末,银行间外汇市场会员达到711家,较2012年末增长近1倍;银行间本币市场成员达到30346家,较2012年末增长4.6倍。外汇交易中心推动与参与银行间市场的对外开放。2017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债券通”上线,外汇交易中心与境外主流交易平台“Tradeweb”实现互联互通。截至2019年末,共有2731家境外机构及产品进入银行间市场,覆盖全球56个国家和地区;2019年,境外机构在银行间市场成交23.6万亿元,较2013年增长26倍。

  外汇交易中心始终支持上海金融对外开放,助力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在“金融30条”发布后,外汇交易中心在人民银行上海总部等有关部门指导下,承担了市场准入、债券市场对外开放、发展完善人民币利率及汇率衍生品、优化境外机构金融投资项下汇率风险管理等方面的工作任务,已在利率衍生品创新发展方面取得重要突破。

  今年3月23日,外汇交易中心在银行间市场正式推出利率期权业务。利率期权是对现有利率衍生品序列的重要补充,有助于金融机构有效管理利率风险,更好地服务实体企业。业务运行首日,包括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以及私募基金等在内的111家金融机构或产品,通过审核成为首批期权入市参与者,35家金融机构参与了首日的利率期权报价交易,共计成交利率期权交易154笔、127.8亿元。下一步,外汇交易中心将持续推进银行间市场对外开放进程,扩大市场交易主体,丰富债券通项下的交易品种,还将适时推出银行间债券指数产品,延长债券市场交易时间。

  近年,外汇交易中心还以产品创新积极服务于上海自贸区建设。2019年,外汇交易中心在银行间外币市场“破冰”引入上海自贸区分账核算单元自由贸易账户(FT账户)。

  站在金融开放的新起点上,外汇交易中心将把握全球市场加速融合、金融科技加速变革的历史机遇,不断丰富完善产品、服务和定价基准序列,继续巩固自身作为国家重要金融基础设施的战略地位,加速建成全球人民币及相关产品交易主平台和定价中心;将继续借助平台集成优势,发挥好作为货币政策传导平台的作用,有效支持金融市场化改革及宏观审慎管理的实施;将持续优化跨境金融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优化直接入市和债券通相关制度安排,继续有效充当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桥头堡角色。

  工银安盛资产管理

  期待在更大范围参与“金改”

  “金融30条”旨在为上海打造国际金融中心提供政策支持,将在上海先行先试众多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举措。作为中国加快保险业对外开放进程以来获批成立的首家合资保险资管公司——工银安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对“金融30条”的出台感到非常振奋,从中看到了保险资管行业发展的新机遇。

  中国保险业经历了十几年的高速发展,规模迅速增长。据银保监会数据显示,从2004年至2019底,中国保险资金运用余额由1.08万亿元到突破18.5万亿,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越20%,保险资金快速增长为市场上仅次于银行理财资产管理的第二大资金方。“保险资产管理行业,正是发起于保险资金的受托管理。依托于保险资金规模的增长,行业也得到快速扩张。到2019年末,中国共有35家保险资管机构,受托管理总资产超过18万亿元。”工银安盛资管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前年我国进一步扩大金融对外开放,保险资管机构队伍迎来扩容;与此同时,未来保险资管服务的对象也进一步扩大,随着《保险资产管理产品管理暂行办法》的颁布,过去主要面向大型机构提供服务,现在不仅可以面向社保基金、企业年金这类大型机构,还可以面向高净值人群销售。

  工银安盛资管公司正是借助金融进一步开放的“东风”成立,并选址上海黄浦区。“外滩金融”的金字招牌、黄浦完善的金融体系以及完整的金融生态,都击中了工银安盛资管的“心头好”。

  黄浦区将资产管理中心作为金融业发展的核心定位之一,也为工银安盛资管公司带来了不少“好邻居”。“黄浦区集聚了华融、东方、信达等目前国务院批准的资管公司上海分公司,集聚了海通、国泰君安、东方、齐鲁资管等券商资管公司。目前一批银行资管和保险资管企业也在积极洽谈落户过程中。在多年的服务过程中,黄浦区已经对资管行业有了较为深入了解和深刻的认识,对资管相关政策和业务非常熟悉,为企业驻区发展提供了多元化服务保障。”

  成立一年来,工银安盛资管公司致力于提升投资能力、精耕受托资产,全力做好母公司委托保险资金的投资管理工作,去年公司平均受托资产规模超千亿元。公司在稳步推进各项投资工作的同时,为进一步加强服务实体经济、提升受托管理能力,结合保险资金期限长、风险偏好低的投资特点和自身的业务优势,已启动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产品创新能力的申请,将在申请获批后逐步开展相关业务。

  最近出台的“金融30条”,更是让工银安盛资管公司感到振奋的政策。“长久以来,我们切实发挥融资服务和风险管理功能,通过非标准化债权资产投资、信用债券投资及股权投资等多种方式,积极服务国家重大战略、重点工程和重要项目,积极运用保险资金服务实体经济并取得了较好的成效,在认真研读‘金融30条’后,我们认为,上海金融改革开放处于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整个保险资管行业也迎来了不可多得的重大发展机遇。”

  如,“金融30条”提出,鼓励保险机构依法合规投资科创类投资基金或直接投资于临港新片区内科创企业,鼓励金融机构参与开展与临港新片区建设以及长三角经济结构调整、产业优化升级和协调发展相关的企业重组、股权投资、直接投资等业务,鼓励金融机构为临港新片区内高新技术产业、航运业等重点领域发展提供长期信贷资金等新的举措。“这为我们利用保险资金期限较长、规模较大的优势参与股权投资,带来新的启发和机遇,也符合我们运用保险资金服务实体经济的投资理念。我们将积极服务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支持有国际竞争力的重点产业。”

  “金融30条”提出,推进人身险外资股比限制从51%提高至100%在上海率先落地,并试点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参股境外资产管理机构等在上海设立的理财公司。“这直接体现了上海支持保险业对外开放的决心,拓宽了保险资管行业国际化的渠道,有利于我们学习借鉴国际先进同业的优秀经验,探索新的发展机遇。”

  “金融30条”提出,探索保险资金依托上海相关交易所试点投资黄金、石油等大宗商品的重要举措。“随着保险资金投资产品日渐丰富和多元化,从避险的角度来看,大宗商品领域向保险资金开闸存在一定的需求和风险管理价值。近期,新冠疫情导致全球市场剧烈波动,保险资管机构风险管理面临挑战。我们相信,随着险资投资渠道的拓宽,大宗商品及衍生品投资渠道的开放,将进一步提高保险资管机构风险管理水平,增强风险化解能力,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呼应“金融30条”,黄浦区在全市率先出台了“外滩金融18条”,结合黄浦区位特点与金融业发展特色,提出将打造“资产管理”和“金融科技”两大增长极。“作为更专注于险资管理的金融机构,我们希望把握上海建设全球资产管理中心的机遇,期待新的开放措施,包括加强与国际保险资管业的业务合作,提升保险资金在海外市场的参与度和对海外金融资产的投资力度,逐步放开保险资管行业的传统经营范围,这些举措将为保险资管公司提供更广阔的空间,也有利于保险资管在更大范围内参与中国金融业的改革发展进程。”

  上海票据交易所

  重塑中国票据市场生态

  在黄浦区半淞园路337号,靠近滨江世博段,一幢富有未来感的建筑正是上海票据交易所(以下简称票交所)的办公地。成立三年多来,票交所以多种创新举措,引导和推进着我国票据市场规范健康地发展,努力重塑着票据市场的生态。

  “票据是与实体经济联系最为紧密的传统金融工具。”在办公室,票交所董事长宋汉光向记者这样解释“票据”对实体经济的意义,“票据兼具信用支付和融资功能,能够帮助企业节约流动资金,且相比一般贷款,票据融资手续相对简便。票据还具有投资和交易功能,金融机构可以将持有的票据进行再贴现、回购等交易,市场交投活跃。票据再贴现则是一种货币政策工具,人民银行可以利用票交所平台,通过再贴现利率引导市场利率水平,并引导信贷资金在不同产业、不同行业的投向,有效促进信贷资源配置,加强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对中小微企业的政策扶持。”

  不过,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我国的票据市场以纸票为主,存在区域分割、信息不透明的问题。“建立集中统一、安全高效、电子化的现代金融市场模式迫在眉睫,票交所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宋汉光告诉记者,票交所使命在肩,过去三年多主要在5个方面发力并取得了一定进展。

  制度建设方面,在人民银行的指导和支持下,票交所充分征询市场意见,对票据业务链条进行了全面系统梳理,出台了部门规章《票据交易管理办法》,与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共同发布了自律规范《票据交易主协议》,先后发布了《票据交易规则》等几十项制度,对现有票据法律法规体系形成了有效补充,比较有效地解决了我国票据市场制度体系不健全的问题,为票据市场规范健康发展筑牢了基础。

  市场培育方面,中国票据交易系统陆续接入法人机构约3000家、系统参与者逾10万家,且票据市场参与者范围不断扩大,涵盖了银行、证券、保险等多种类型的金融机构,合格的机构投资者成为市场主流。

  系统建设方面,票交所持续完善中国票据交易系统,发布多项业务规则,建立全国统一的电子化票据业务处理模式;推进纸质票据和电子票据融合,将纸质票据和电子票据纳入相同业务规则和交易平台进行管理;为“再贴现”货币政策操作提供电子化平台,实现再贴现操作电子化,有效促进货币政策的高效实施和精确传导。

  风险防范方面,以问题为导向,票交所实时精准防控市场风险隐患。针对票据当事人信息记载失真的情况,及时要求金融机构加强信息真实性审核并优化内部系统,同时在电子商业汇票系统增加了关键字段校验;针对个别问题银行出现的风险事件,严格按照管理部门相关要求,第一时间、精准操作,稳妥处置相关票据业务;探索建立综合风险监测指标体系,不断丰富和细化对票据结清和承兑情况的监测。

  市场创新方面,票交所对标市场需求,不断丰富票据功能作用。建设了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实验性生产系统,实现票据市场应用金融科技的突破进展;推出“票付通”创新产品,将票据支付嵌入供应链平台,提升支付效率;推出“贴现通”创新产品,为企业提供贴现自主询价、系统撮合交易的电子化业务平台。推出标准化票据,成功创设四期标准化票据,总金额约14亿元,加强对中小金融机构流动性支持和对中小企业的融资支持。

  站在新一轮金融对外开放的起点,票交所承担着更多的任务。上海,处在中国金融开放的前沿,是一座正在冲刺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城市。在央行等多部门与上海市政府联合发布的“金融30条”中,在临港新片区投资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方面提到“研究推动依托上海票据交易所及相关数字科技研发支持机构建立平台”。“我们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展平台建设的研究部署。”宋汉光告诉记者,该平台暂定名为“贸易融资资产跨境转让平台”,是为境内外金融机构提供的、以境内流通的贸易融资资产和跨境贸易融资资产作为投资标的而搭建的统一的登记、交易、托管和清算平台,可为境内外机构提供信息展示、交易撮合、备案登记、跨境清算、税务代扣代缴和反洗钱管理等服务。通过分阶段实施的方式,将逐步与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人民币跨境收付信息管理系统(RCPMIS)等系统对接,并与电子关单、电子提单等涉及电子口岸共享数据,最终形成以电子口岸、金融机构和进出口企业为参与主体的贸易融资一级市场、以境内外金融机构为参与主体的贸易融资交易二级市场以及人民银行参与的再融资市场。该平台的建设发展,将有利于我国贸易融资市场的开放,有利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有利于支持“一带一路”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票据交易的根本是为实体经济服务。在外部经济形势严峻复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当下,民营企业、小微企业遇到一些困难和问题。为更好地服务它们,票交所在前期推出“票付通”“贴现通”等创新业务的基础上,正积极推动应收账款票据化工作,支持供应链金融规范发展,为供应链上下游企业开展票据业务建设全国统一的电子商业汇票业务处理平台,充分发挥票据在供应链体系中的功能和作用,推动核心企业信用向供应链末端“长尾企业”逐级传递,实现核心企业信用的全链条共享。

九色优选 | 跳跳猪 | 聚聚玩 | 有赚网 | 聚享游 | 快乐赚